“深阅读”之争议与再考虑

在“全民阅读”的推进力度不断加强、“深阅读”缺位成为社会性话题的布景下,图书馆与社会各界正在逐步打开构建深度阅读推广模式的实践探究。然而,虽然“深阅读”早已成为新闻与出版学、教育学、文化学、文学、图书情报学等多学科评论的抢手概念,学界关于深阅读的了解仍存在着诸多争议。面对阅读推广主体关于“何为深阅读”“怎么完成深阅读”“何以评价阅读深度”的疑问,研讨者各自基于其对深阅读的了解打开评论,各方莫衷一是,整个研讨体系缺乏坚实的理论根基,未能满足实践繁荣下的理论需求。基于此,本课题组继构建“深阅读”概念后[1],拟围绕“关于深阅读的了解存在哪些争议”“各类观念冲突的底子矛盾安在”“怎么消减冲突、凝聚共识、了解深阅读”等研讨问题打开评论。在梳理既有文献、析出争议焦点的同时,基于专家调查成果分析不同见解之间的内涵联络,探求观念冲突的底子矛盾,以期对深阅读作出进一步考虑,为深度阅读推广的方针设置、方案设计、绩效评价提供理论依据。

1 关于深阅读的争议

1.1 深阅读与“新” 1.3 深阅读的静与动:“孤单静观”抑或“对话联合”?

深阅读应当是“静默的”仍是“活跃的”?深阅读应当构成于“孤单的个别深思”仍是“联合群体智慧的主体间性对话”?在关于深阅读了解的评论中,研讨者们所描摹出的深阅读特征的冲突,不只仅在于深阅读的“严肃”属性与“享用”属性之辩,深阅读的“安静”“孤单”与“对话”“联合”之辩亦已成为争议的焦点。

在“孤单静观”式的深阅读影像中,深阅读是一种“安静”的状态,其“安静”属性主要体现为环境的安静、文本的安静以及读者心里的安静。其间,环境的安静主要意指一种“孤单静默”的阅读情境。持此了解的研讨者主张,深阅读是默不出声的、私人道的体验,是一个人与文本交流的孤单情境,由此,读者个别在一人独处的孤单境况中,通过特定文本和世界发生某种意义的关联[2]。除此之外,深阅读的文本也应当是“安静的”“单调的”,深阅读应当摒弃嘈杂的多媒体、超链接,将线性摆放的文字作为阅读的主角。最为重要的是,阅读的理性特征进一步规则了深阅读的“静观”特性。静观(contemplation)是指专注凝神的状态,即庄子所说的“用志不分,乃凝于神”,是阅读过程中不时或继续发生的深思冥想[2],是读者达到心里的安静后所进入的沉溺式阅读状态。而这一特性,则对深阅读的养成至关重要。

然而在深阅读的另外一种了解中,深阅读却不再是孤单的、独属于读者个别的深思冥想,正相反,持此了解的研讨者将深度阅读看作为一场多主体联合的对话。承受美学认为,未被阅读的作品仅仅是一种可能的存在,每一个详细的读者总是从其所处的特定前史时期、所承受的教育水平、日子境遇、审美趣味、其独有的人生观和价值观出发来阅读作品,这就构成了不同的期待视野,而作品的意义则是作者所赋予的意义与承受过程中读者所赋予意义的总和[31]。基于这一理论,今世文本解读观将深度阅读中的文本解读视为读者与作者主体间性的对话,这种“对话”交流活动本质上是一种解读主体的能动性参加行为。它要求读者充沛调动能动机制,积极地参加对文本的解释和建构:不只要通过对文本符号的解码,把发明主体所发明的文本中所包括的丰厚内容复现出来,加以充沛的了解和体悟;还要读者将自己的日子经历置于文本,融注本身的感知、想象、了解、感悟等多种信息因素的发现性活动,对文本的“空白”结构加以充分与建构,填补文本中的“不决点”。通过对“文本”的解读和体验,读者在了解世界的同时也了解自己,在建构文本意义的同时自己也得到相同的建构。在文本解读时,读者一方面把本身体验融注到文本的日子表达中,另外一方面,在对“别人的世界”的感悟和体验过程中,扩展自己的世界,取得对自己有利的意义[32,33]。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