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网“坐地起价” 公共属性怎么回归

> > 正文

2019年02月19日 15:16

近日,中国最大的学术电子资源集成商知网因其收费模式堕入了言论争议之中。几天前,姑苏姑苏法院判处了一同案件,终究判定知网设置的最低充值额限制规则是无效的。而关于长时间订阅的高校用户来说,知网此前也曾因为涨价,屡次被高校抵制。(2月18日 中国之声)

相信关于许多有学术阅历的人来说,“知网”是一个绕不开的信息检索和查重的东西。绝大部分高校的学生和科研人员,可以通过校园网IP免费快捷地从知网上获取海量的科研资料和学术文献,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知网所搭建的学法术据库一定程度上有利于学术信息的同享和传达。

既然如此,知网做的应该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功德,为什么近年来还会饱受质疑?一个核心的要害点就在于,虽然学术资源的同享和信息资料的传达具有一定的公共属性,但提供这项效劳的知网是一个商业企业,是一个独立的利益单元。而无论是学生仍是科研人员,他们所享用的信息效劳也不是免费的午饭,而是由校园和科研院买单,与知网谈合作购买的效劳。相同的道理,一个个高校和科研机构也是利益的实体,有自己的财务资金约束,一旦知网的效劳定价超过高校的接受规模,天然会引起高校方面的反弹。

假如效劳价格相对安稳,高校和知网还能相安无事,可偏偏近年来,知网的效劳定价连年高企。依据媒体报导,知网涨价的幅度每一年都在10%以上,这让诸如北京大学、武汉理工大学、首都师范大学等一批国内知名高校纷繁叫苦不及。高校“买不起”效劳天然只能停掉合作,然而学生和科研人员对知网上学术资源的获取又是刚需,停掉合作天然侵略了这些群体的切身利益。就这样,原本知网和高校之间的利益之争波及众多的学生和科研人员身上,不只既得利益遭到损害的群体反弹强烈,许多还没有遭到实质波及的群体也处于共情心思发作声援,这样形成的影响就具备了社会性。一时间,居于强势位置主动“发问”的知网就成为了言论的众矢之的。

话又说回来,知网为什么可以每一年大幅提价?这就引出了大众的一个重视的焦点,即知网涉嫌垄断,触碰到了《反垄断法》。依据媒体的统计,知网在文献检索领域占有很高的市场份额,90%以上的中国学术资源检索和全文下载来自于知网。从法令层面来看,知网是否构成垄断还需司法机构依法裁定,而不该该是前语和言论来替代司法审判。但从事实层面来看,大众的质疑却不无道理,知网强壮的议价能力不容小觑。

现如今涨价的商品那么多,为什么偏偏知网的涨价会处在言论的风口浪尖?在笔者看来,这里折射出的争议焦点主要有三个:第一是知网的企业性质。依据知网官方介绍,始建于1999年的知网,是由清华大学、清华同方发起的“中国常识基础设备工程”建设项目,知网背后是一个巨大的国家工程,承载了提高国家软实力的很多投入和殷切期待。所以在建设之初,知网遭到教育部、中宣部、科技部、新闻出版总署、国家版权局、国家发改委的大力支撑。有一定的官方布景加持和行政力气扶持,那么其市场位置的获取就不是通过单纯的市场竞争那么简略,既然如此,再将大幅涨价归结为单纯市场行为的说法就显得站不住脚了。

相关阅读